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

当前位置: 金华娱乐网 >> 李明洋

最佳专访魁拔导演王川五年内华语动画将发力龚诗嘉大石桥李承铉便利商店王鹤铮OrE

发布时间:2023-10-20 00:24:46

专访《魁拔》导演王川:五年内华语动画将发力

0/针对济南实验机厂硬度计提出的几点注意事项0

隐藏

查看图注

重新播放 转播到微博

你可能还喜欢

查看原图

腾讯娱乐讯(文/付超 图/薛建宇)赢口碑输票房,二度出战大银幕的《魁拔之大战元泱界》依旧没有收获一个满意的结果。腾讯娱乐独家采访导演王川,本想跟他讨论一下影片的营销,没想到话题一下扯开了去,从《魁拔》聊到了整个动画产业的方方面面。这篇访问已经不再仅限于《魁拔》,你可以把它当成一份华语动画的诊断书来读。至于诊断结果,用八个字便足以囊括:问题颇多,前途可期。

角色日漫打斗美漫?

“我们就是要取二者之长,建立标准。”

腾讯娱乐:《魁拔》我看完感觉,人物造型很日漫,但打斗又很美漫,当时是怎么想到这样结合的?

王川:这是要满足两个目标。从2002年的美国开始,1:2.35超宽屏幕和5.1声道环绕立体声,就成为影院标配。然后到2004、2005年,就蔓延到中国。这次标准的变化,对电影公司其实提出了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当你画面信息量不够的时候,你的电影在超宽画面不值一看。所以美国为什么从那时开始大片化?大片化能符合这个要求。你看《狮子王》那样的已经没了,2004年的时候,迪士尼的手绘工作室干脆解散。

腾讯娱乐:宽银幕的确是需要细节来支持。

王川:市场也需要你有写实风,那写实风做的最好的,就是日本,人家搞了四十多年。那你自己搞,搞得越好越像他。我也跟我们制作人员说,你躲避不了的就不要去管它。人家为什么花几个小时在路上,耽误了晚饭,跑到电影院黑灯瞎火的看你的电影?那就是因为到电影周璇院看才有效果。包括我们这次做立体化,都是出于这个考量。

腾讯娱乐锡林浩特:所以打斗的美漫风格,就是为了大片效果?

王川:对!日漫是没有大片的,所以他国际化效果差。手绘领先美国几十年,为什么国际化影响力差那么多?他不那么喜欢整大片。我们学他们的风格,但要规避他们的缺点。

腾讯娱乐:没办法,日漫的大本营还是在电视上放的各种TV版,小荧屏习惯了。

王川:对。所以我们以后还是要强化这种美漫式打斗和更多充沛的细节。

制作成本太高?

“《魁3》的成本跟《魁2》持平的话,效果会更好!”

腾讯娱乐:《魁2》做成3D版本,是为了效果而非票价?但这样成本飙升,票房压力大吗?

王川:二维立体化是个国际难题,它效果一般都假。但迪士尼那《狮子王》鼓起来了,我们当时看了以后就觉得,我们中国人也要有这样的技术。咱就自己研发这技术,咱可以不用,但不能不会。

腾讯娱乐:《魁拔》系列技术成熟了,以后会不会成本再往下降?

王川:《魁2》的成本比前一部已经低了大概四分之一,因为之前的成本有五六年的前期研发费用嘛。《魁3》的成本如果要跟《魁2》持平的话,效果会好很多。但《魁3》我们给自己提了要求,场面要更大,向迈克尔贝学习。

腾讯娱乐:《魁拔》以后有没有横向发展的想法?《喜羊羊》卖得好,是因为它之前有电视版,包括《洛克王国》系列,它是根据腾讯游戏改的。这样对影片的票房肯定是有帮助的。

王川:我们后面会做。而且我们今年投资了一家游戏公司,开发跟《魁拔》有关的游戏产品。

腾讯娱乐:经过《魁拔》的磨练,再去开发TV版和游戏,是不是要轻松很多?

王川:那是必然的。我们也是这么计划的。

腾讯娱乐:经过这两次《魁拔》的发行,青春树在营销方面有吸取到经验值吗?动画发行跟真人电影发韩庚行难度有差吗?

王川:营销这块作为产品和观众连接的最后关节,作用还是很大的。我们在这方面的经验还是很弱的,今年跟博纳合作,你就会发现,他就是比之前那个公司经验好,他能首周末就能票房是第一部的六倍以上,这就很能说明问题。

腾讯娱乐:《魁2》目前的市场反应在你意料之中吗?

王川:我们一直的定位,是希望它能给那些半大小子看,我们的搜索指数也直逼《星际迷航》,但这里头多少人会去影院看呢?这是我们以后要研究的问题,再调整定位和年龄段。

腾讯娱乐:不知道你了不了解现在国内漫画迷的一个状态。他们大多是日漫培养出来的,但由于常年看盗版和下载,没有养成去影院看动画尤其是国产动画的习惯。有没有想过,后续的《魁拔》系列不是去迎合他们,而是去改变他们的观影习惯?

王川:我没有歧视的意思,但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是,大城市的孩子早熟,他能看得懂。小城市的孩子可能会晚熟。我就希望能通过产品将半大小子从上人们对螺杆进行了大量的理论和实验研究、上学的节奏中解放出来。以后问起他们的青春,能把它当成一个记忆点。所以我为什么一直要求他们产品要有后续话题,他们看完可以议论,有共同话题。

硬件和软件哪出了问题?

“硬件同步率不差,人才缺失才是关键。”

腾讯娱乐:青春树一直在试图打造动画产业链条。软件当然就是人才,硬件这方面呢,有没有突破?

王川:硬件这块儿,国内跟世界先进水平,同步率还是挺高的。以往说到硬件,都是指动画设备,其实动画设备体现的不是动画人的水平,是IT人的水平。我们现在打的口号是,一个产品,一项技术,一个团队。通过做这个产品,培养这项技术,以及掌握这项技术的团队。《魁拔》只是推向市场的一个产品,一个持续的影响。

腾讯娱乐:软件这一块呢?我前段时间参加大学生电影节的一个活动,动画单元获奖者基本就被北电、传媒和清华三所学校包了。这可以理解为人才输出有问题吗?

王川:你很敏感,这是个事实,现在的动画业人才,就是来自于你说的这三所学校。我也经常给他们办讲座,我的理解是,他们确实是通过某些途径筛选出来的精英,但在整个行业里,他们并不活跃。包括六一档活跃的这几个动画片的导演,以及《喜羊羊》这些知名品牌的导演,他们没有这三所学校毕业的。这是一个挺值得研究的事儿。

腾讯娱乐:那这问题出在哪儿?

王川:我们没把他们往商业动画这方面去推,他们自然也表现得不够活跃。咱们这个行业实践性很强都把位移测试精度的高低当作衡量实验机水平高低的标准,那工业化就不容忽视。其实不止这三所学校的学生,全国学动画的有30多万人,但都不活跃,为什么呢?以前有一种说法,是三大陷阱。第一是保送研究生。那你就接触不了实践了,你只能当老师,但你没干过,你能教出什么呢?第二是毕业当导演。你毕业就有当导演的实力的话,咱中国动画不知道飙到什么程度了。你第一部拍不好,这帐就算罗定你身上了,你就是一垃圾片导演,这对你以后没什么好处。以后我再让你从头学起,你都当过导演了,也不太愿意。第三是毕业拿高薪。比如站或游戏公司,薪水不低,但多少年之后,你的水平还是只能画界面。

腾讯娱乐:这么一说,这诱惑力确实蛮大的。

王川:所以你很好理解,当年那些得奖的人,后来都哪去了呢?怎么看不到他们了?全陷进这仨陷阱里去了。

腾讯娱乐:在你看来,现在的动画人才,偏讲故事、塑造世界观的人更缺,还是偏美术、基本技术活的人更缺?

王川:对行业来说,两者都缺。日本其实也缺讲故事的人,因为它同质化严重,越想摆脱越需要不一样的创意和世界观。但他们产业发达,每个人都很专心干自己的事儿。我们是人才缺口比较大,他很难专心去干一件具体的事儿。又写故事又去画分镜,他很难成为一线专家。

华语动画的问题?

“咱20天的配音量,日本20个小时就做完了。”

腾讯娱乐:华语动画我有个印象流的概念,就是做短片的高手很多。包括之前的《李献计历险记》(动画版 真人版)、《红领巾侠》,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王川:短片跟长片有本质不同。表面上说,短片我一两个人就能完成。就咱哥俩画,画两年,做个五分钟的片子,肯定没问题。你像《魁拔》,它得用150多人画,你让这一百多人画出来都是同一个水平,这是有难度的。我们都是找工艺师教大家,这样画是对的,那样画是错的,这是个工业化的过程。

腾讯娱乐:这过程光想想就头疼。而且搞艺术的似乎都不太习惯群体作战。

王川:没错,咱国内是最不喜欢工业化的了。你首先是不服,然后检验的时候,人说你这耳朵画得不行,你会说谁看那耳朵?差不多得了。一来二去,你这画风就劣质了。你做一个大项目,这肯定就得做乱了。观众看不出你工艺差别,但他能看出你画面太糙。

腾讯娱乐:剧本和时长方面也不一样吧。

王川:那是当然的。“你在夕阳下眺望远方”,这个转换成画面,就是先出现人物特写,再出现太阳。“夕阳西下,你在眺望远方”,这就是得先出现夕阳,接着才是你的人物剪影。这就是解读剧本的能力。时长方面也一样,你8分钟就完了,只要维持8分钟的张力就好。长片是十几个8分钟的过程,更考验功力。

腾讯娱乐:这种工业化的集体弱势,也体现在声优这块儿吧?国内好像很少有专门干这个职业的。

王川:你说的对。声优这个,是需要市场养育的。你动画产量太少,声优就没有存在的可能性。《魁1》的时候,我们做了个日文版,做日文版配音的时候,他们的价钱跟我们是一样的,我就很惊讶,他们怎么挣钱呢?日本消费那么高?因为他们熟练。咱们配音花了20天,他们是20个小时。你做一个项目的时间,人家能做20个。

腾讯娱乐:我很好奇一点。日本有吉卜力工作室。美国有迪士尼和皮克斯,各大电影公司也有自己的动画部门。为什么中国电影现在产业环境那么好,却没有独立的动画公司,华谊这样的大公司也没有动画部门呢?

王川:它跟这个产品的收益率有关。咱们的动漫行业在国内是个弱势行业,弱势行业对成功机构来说,那是包袱。动画在美国和日本是盈利行业,是在全球圈钱的项目,你圈钱的话,商业公司肯定要介入啊,这是优良资产。你看美国每年的年度票房,前十里有五个是动画片。但在国内,你动画过1000万已经很不错了,你过2000万,人家就高看你了。这是个过程,你得用影片证明自己。我觉得3到5年内,华语动画会有票房好的作品出来,但也不会多,它进入门槛高。

差距在哪里?

“人家把动画当工业,我们把它当艺术。”

腾讯娱乐:之前上过院线的动画片,你有觉得不错的吗?

王川:从商业片角度来看,还是《喜羊羊》做的最好。很多人骂它,我觉得没有必要。比如我们都是卖衣服的,我做运动装它做童装,童装需求量就是大啊,你骂它干嘛?你可以不看嘛。但它的观众定位,营销策略,我觉得做得都是最好的。上美影的话,我觉得技术程度最高的,是《草原英雄小姐妹》,因为它是全世界第一次在商业电影这块儿,脱离了美国的轨道。

腾讯娱乐:这个怎么讲?

王川:美国最厉害的就是它的工业化,所以动画搞了那么多年,其实就一种风格。日本的变革始于手冢治虫的《火鸟》,然后日本动画抓住了这次变异。人家都是把动画当工业,我们是当艺术。艺术忌雷同,导演之间互相躲避,躲避的结果是什么呢?一百多年下来,都是狗熊掰棒子。到今天咱们说来弄个中国风格吧?所有人都在茫然地问,什么是中国风格?

腾讯娱乐:说到上美影,听说他们当年有一批美工全被迪士尼挖走了。

王川:他是这样。迪士尼当年来中国,看到上美影的画工,觉得特好。那当然好,全是国家供出来的,全中国就那二百来人会。他们就在南方找了几个买办开了几家公司,加工动画。那价钱就往高了开,1美元1张。这价格对那会儿的中国人来说太恐怖了,所以他都不用挖,你自己辞职就过去了。我在你这一个月60,过去一个月6000,100倍抵你10年。我在那干3到5年,就把你这一辈子干完了。据我所知,他们当时过去,一个月能拿到6000,那时候万元户是很厉害的,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就两三年,上美影都被挖空了。

腾讯娱乐:之前有部叫《大鱼海棠》的动画片在上求资助。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王川:动画人投资不畅是个大问题。它要引起关注,只能用一些非常手段,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200kn 300kn electronic universal testing machine
300kN concrete compression testing machine
fatigue test bench
XNR-400C Plastic MFI Tester
友情链接